郎中竟用麻绳为药王看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要提到药王孙思邈,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医治过成千上万的人,就连他的弟子们在当时也是非常有名的,于是有人开始称他为活神仙在世。

可谁会想到这位活神仙在他一百岁的时候生病了,他根据自己的病情开了几片药,并把它们煎好服用,结果呢,病情没降反而愈发严重起来。他的夫人非常担心就建议他:“俗话说,医者不自医,你为什么不找别的大夫看看呢?”

孙思邈心里想道“这遍布天下的名医都是我教出来的,还有谁能比我医术高超?”,于是心情低落地开口说道:“找别的大夫看?可我找谁看?”

他的夫人说道:“找你的弟子们看看啊!虽说他们的医术都是你教出来的,可老话也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何不找他们医治呢?”

孙思邈听了后一寻思,“我的弟子们到现在最小的也都六七十了,行医这么长时间,也多少有自己的看家本事,兴许还真能看好我的病!”,于是就答应了他的夫人。

郎中竟用麻绳为药王看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夫人听到孙思邈答应了,就忙差下人去通知那些弟子,弟子们听到老师病了,赶紧把手头的活儿给放下,急急忙忙地赶到孙思邈府邸。

赶到后师娘向他们说了说师傅的情况,那些弟子听后立刻赶到师傅休息的房间去为他看病医治。弟子们在房间里排起了长队,由大弟子先行号脉诊治,接着二弟子、三弟子……,别看这些平日被老百姓,达官贵人尊敬的国医圣手,在师傅孙思邈面前那是大气不敢喘。

诊完脉后,大家伙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去研究处方。还别说,这些弟子还真的是有些本事。他们都同意师傅的病是由风寒、抑郁和过度思虑引起的。等处方出来后,你看看我看看,甚至连剂量都要反复考虑。最后,由大弟子开了一张药方,向师傅请教。

孙思邈看过药房,点了点头,命下人前去抓药,连服了四剂药后,病情没好反倒比之前还严重了,气的孙思邈夫人是暴跳如雷,把这些徒弟们统统撵走了,孙思邈眼下也没办法了,往床上一躺就等着阎王爷来收命了。

这一天,一个野郎中来到药王门口,衣衫褴褛,腰间系着草绳,手里摇着一串铃铛,在孙思邈门口走来走去,嘴里大声喊着:“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起死回生,神仙都能治。”

刚开始没人理他,你愿意怎么喊就怎么喊,碍不着别人。然而,这个野郎中也不挪动地儿,就在孙思邈门口这么一直吆喝着,管家觉着不好,出来对郎中说道:“我说,咱别喊了好吗?”

郎中停住说道:“怎么的,你要看病?”

管家说:“我没病,我是来告诉过你别喊了,我们这儿不用你看病。”

郎中随即说道:“别喊?别喊谁知道我是医生?没人找我看病我的饭怎么解决?”

管家一听,敢情好,这是碰上无赖了!

药王还病着,再让这无赖吆喝的严重了可就麻烦了,于是管家从衣服里掏出一些钱,递给郎中说道:“走走走,赶紧走!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家?来这撒野了!”

郎中对于管家递过来的钱是看都不看,说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们药王爷的病只有我能治,其他人还治不了,我明天继续来这里吆喝,看你们能怎么样!还有,我是来治病的,不是要饭的。”说完,郎中就晃着铃铛走了。

孙思邈夫人听到门外吵吵闹闹的,就命下人出来询问怎么回事,管家把情况说道了说道。下人回去又转达给了夫人,夫人听后说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莫不是真有本事的人,明天他来了后,把他请到屋内,我看看。”

第二天,野郎中晃着铃铛就来了,管家听到铃铛声就立刻去禀告了夫人。夫人来到孙思邈的房间对他说道:“昨个儿的郎中先生又来咱们门口了,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的病倒可以让他医治医治。”

孙思邈心说“治就治吧”,死马当做活马医,没辙了。

不一会儿,郎中就被请到了屋内。夫人没敢怠慢,对郎中大概说了一下情况,郎中笑呵呵说道:“放心夫人!我保证他服了我的药后,当天就能药到病除,该吃吃该喝喝。”

夫人听到这儿,高兴地说道:“那还请先生开始吧!请随我进屋号脉。”

郎中摆手说道:“夫人不忙,不用进屋号脉。”

接着只见郎中从腰间解下了一条麻绳,递给了旁边的丫鬟,对着夫人说道:“还请夫人命人把这条麻绳系到老爷的脚脖子上。”

丫鬟看了看夫人,夫人虽感到奇怪诧异,但也点了点头,丫鬟拿着麻绳进了屋。

孙思邈在里屋听得仔细,心说“我号称药王,药王都治不了自己,你能行吗?”,见丫鬟拿着麻绳进了屋,说是要捆脚脖子上,孙思邈也乐了,倒想看看这郎中先生接下来怎么诊治?

待丫鬟走出屋内,把麻绳的另一端递给了郎中,郎中拿在手里,若有其事的开始号脉。过了一会儿,郎中告诉丫鬟“麻绳可以解了”,随即对着夫人作揖说道:“恭喜恭喜,你家老爷有喜了!要生孩子了!”

屋内的孙思邈一直侧耳听着这位先生的话,待听到“有喜”这两个字的时候,勃然大怒,“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接着对着地面狠狠地吐了一口老痰,嘴里大骂道:“来人啊!给我把这无赖的野郎中轰出去!”

还没等下人赶,郎中早已经跑到了门口,对着屋内又是一通喊:“不用你轰我,我自己走,三天后我会来吃你的喜酒!哈哈哈”

郎中走后,孙思邈气地下了床,在地上来回地走,怒气冲冲,可见被气得不轻。丫鬟赶到屋里为老爷倒茶,一见到老爷在地上来回走,惊喜地说道:“老爷,您可以走路了!”

孙思邈听到丫鬟的这句话愣了,“对啊!我可以走路了!”孙思邈意识到自己能走路了,心里立马由发怒转为惊讶再到惊喜,夫人过来看到眼前情况也不由得高兴起来,赶紧命丫鬟出门去找郎中,可郎中早已不知去向。

随机夫人想到郎中出门时说的话”三天后会来吃喜酒”,于是跟老爷一商量,决定三天后摆宴席请先生。

三天后,郎中如约而至,还是那身装扮,摇着个铃铛,孙思邈见状立刻差人邀其进屋就宴。

宴席上,孙思邈问起给自己治病的事,郎中哈哈大笑道:“先生之所以治不好自己的病,亏就亏在你医术造诣高,把病情复杂化了,你的那些弟子跟你一个治病理念,能治好才怪!”,孙思邈听后也是哈哈大笑。至此以后孙思邈跟这位郎中先生成了忘年交,而这段故事也成为了一段佳话,这位郎中的名字叫做刘完素,民间也称“河间先生”。

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an198.com/11717.html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