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麻绳的故事

嵩山抗日义勇军大队长英勇就义76周年了。“五一”劳动节前夕,记者来到了巩义市鲁庄镇西侯村周御重的故居,拜见了他的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儿媳妇柴淑棉老人,听她讲述了周御重壮烈牺牲的事迹。

嵩山抗日大队长周御重的妻子,寡居几十年后,56岁的她在1976年元月30日去世。其一生都未见过父亲面的周遂宾及近亲属按照当地习俗准备将其母亲与父亲周御重合葬。

1976年2月2日(农历),巩义市鲁庄镇西侯村的周遂宾与众亲属来到自己父亲周御重的墓地里,将自己父亲的坟墓挖开,按照当地风俗和病逝的母亲合葬。当周御重的坟墓被挖开后,周遂宾和妻子柴淑棉怀着沉重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进入墓道,揭开已部分朽烂的棺木捡拾父亲的遗骨,在坟墓周围的众多亲属们静静地等待,突然从墓道中传来由低泣而转为嚎啕的大哭声,众亲属中几位年长者迅速下到坟墓里询问。周遂宾和妻子痛哭流涕地诉说:“父亲的遗骨仍被麻绳捆绑着,其形状太惨了,不忍直视啊!”当时在场的周御重的外甥女退休教师刘文丛告诉记者:“当时表哥表嫂看到舅舅的遗骨胳膊仍被麻绳反绑着,很是悲痛,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很悲伤,大家强忍着悲伤,经过好一阵才劝说住了表哥表嫂,但表哥太过悲伤,无法自拔,只好由表嫂柴淑棉在其表叔徐海涛的帮助下,将舅舅的遗骨捡拾并摆放在新的棺材里。”

今年“五•一”节前夕,周御重的儿媳妇柴淑棉告诉记者:“公爹的两根腿骨是断着的,牙齿也掉了好几颗,两只胳膊反绑着,大拇指粗的麻绳还没有全部腐烂。”说到此,这位七十多岁老人已开始低泣,陪同在旁的刘文丛和同是退休教师的丈夫姚现普也双眼落泪。

一条麻绳的故事

柴淑棉还告诉记者:“她将在公爹棺材里捆绑公爹周御重的麻绳捡拾后用纸盒装的,当作传家宝而珍藏,后来被巩义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拿去了。”他的丈夫周遂宾自从在父亲棺木中看到自己从没见过面的父亲遗骨的惨状,便悲伤过度,积悲成疾,患病后一直没有治愈。2010年,65岁的的周遂宾去世。去世时仍然流着泪给家人说:“爹死的太惨了,我要尽孝,我要去给爹松绑啊!”

1944年,二十二岁的周御重在皮定均司令员的指引下,参加了八路军嵩山抗日义勇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数次对日本鬼子及伪军的战斗中,表现勇敢,被任命为嵩山抗日义勇军大队长。

1945年6月5日,周御重率领嵩山抗日义勇军新组建的一个分队在巩县安头村东沟一个窑洞里开会时,被驻扎在回郭镇邵寨的汉奸伪军王殿臣、李青标的特务队发现,王殿臣和李青标亲自带领一百多伪军将安头村东沟包围,要将参会的嵩山义勇军队员全部活捉。身为嵩山抗日义勇军大队长的周御重发现被包围,便立即命令队员在草丛灌木的遮挡下,顺沟撤退,自己和分队长刘文龙负责掩护。周御重拔出手枪向包抄过来的匪兵连开数枪,和分队长刘文龙边向朝敌人射击边向队员们撤退相反方向的一个沟叉跑去,当子弹射完后被围堵的敌人抓获。周御重和刘文龙被伪军押到回郭镇卲寨的伪军司令部,其伪军司令王殿臣当天夜里亲自对二人进行审问,但周御重和刘文龙宁死不屈,并一直大骂王殿臣汉奸卖国贼。王殿臣和李青标这两个汉奸被骂的脑羞成怒,第二天在邵寨南门外挖坑活埋周御重、刘文龙和另外三个以前被抓的八路军战士。

回郭镇东庙村周丙洋老人和其母亲刘老夫人生前多次给记者说过:他(她)们老家是西侯村的,民国初年迁移落户回郭镇东庙村。他(她)们说:记得是一九四五年农历六月六日天快晌午,王殿臣的兵敲着锣在附近喊着,要在寨子南门活埋八路军,让人们去看,因为听说有侯地(东、西、南、北侯四个村统称侯地)的两个人,我们都上到寨墙上看。当时看到被押的五个人胳膊反绑着被推着从寨子里走出来,五个人大骂指挥的王殿臣和那些兵们,在骂声中王殿臣挥了一下手,高喊“执行”。五个人被一个个推下挖好的有四尺多深的坑里,个子最高的那个人刚被推下坑后就猛地跳出了土坑,并对着王殿臣大骂:汉奸,土匪!王殿臣指挥当兵的用带步枪上的刺刀,将高个子又捅下土坑;哪知那个高个子又大骂着跳了上来,又一次被几个王殿臣的兵用刺刀捅了下去;但浑身是血的高个子第三次骂着跳了上来,又一次被王殿臣的兵用刺刀捅了下去;高个子浑身是血,由于血流的太多啦,跳不上来了,但仍大骂:王殿臣你这个汉奸,卖国贼,决不会有好下场!还大声喊着共产党万岁!嵩山抗日义勇军万岁!王殿臣走到坑边指挥两个当兵的土用刺刀向高个子猛捅,高个子用嘴咬住了一个刺刀,那个当兵的猛挑刺刀,将高个子半个脸都挑开了,鲜血顺脸流出,寨墙上看的老人、妇女小孩都被吓的大哭起来,有胆大的几个男人大喊“骨气呀,真骨气!有种!”王殿臣指挥当兵的向人群头顶上开了几枪,并大声喝斥不准哭!王殿臣指挥着当兵的用大石头向土坑里的五个人一顿乱砸后,又用土将五个人活埋。后来才知道那个大个子是西侯村的周御重。

周御重被抓的当天下午太阳快落山时,王殿臣得知周御重的妻子怀有身孕,便带领匪兵将周御重的的家团团围住,进行剿家搜捕周御重的妻子和父亲周天申。据今年九十多岁的周世灿老人对记者讲:“俺家是周御重的西邻居,周御重是俺本家的一个叔,当年王殿臣得知俺御重婶子怀有身孕,大喊着要斩草除根,带着匪兵剿俺御重叔家,我当年已十几岁了,在俺爹的授意下,我亲自将俺御重婶子藏在俺家大屋的棚上,并用破家具将俺御重婶子盖住,王殿臣带着匪兵搜了好一阵子,没有搜到俺御重婶子,将俺天申爷抓走了。”周世灿还说,那天周天申被抓走后,是他父亲在天黑后赶到赵城村周御重的岳父家送信,连夜将周御重的妻子张桂芬接到赵城村藏了起来。后来听说王殿臣、李青标曾带着兵去赵城村搜捕周御重的妻子,但几次都没有搜到。

西侯村今年九十三岁的周万章、周勤枝和九十岁的周世灿回忆起周天申遇害时说:周御重被捕的当傍晚,王殿臣便带领一百多匪兵剿了周御重的家,当时就将周御重的父亲周天申抓到了回郭镇邵寨的据点里。据徐海涛讲,为救出舅舅周天申和表弟周衘重,当天晚饭后便带着筹集的一百块大洋赶到回郭镇卲寨面见了王殿臣和李青标,这两个魔头收下了一百块大洋,表面装的十分客气,还让徐海涛和周天申父子见了面,并让三人在一间屋子里单独会面说话。会面时,周御重告诉徐海涛,自己曾带兵和王殿臣打过仗,王殿臣不会放过自己,请求徐海涛变卖家产,一定要保住父亲周天申的性命,并当面给父亲周天申跪下叩了几个响头后,擦去脸上的泪水,给父亲背诵了文天祥的一首诗: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回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还压低声音给徐海涛说,妻子已怀有身孕五个多月,一定保护好妻子,将来妻子生下不管男女,也算给周家留下了条根。

为了折磨周天申,在第二天活埋周御重时将周天申捆绑着带到现场。村里周姓族人捐钱捐物,又将周天申家的地卖了几十亩打救周天申。由族人周运深带着钱物前往回郭镇卲寨面见王殿臣和李青标说情,王殿臣和李青标收下钱物,当面答应释放周天申,还让周运深和周天申见了面。当时周天申就告诉周运深,亲眼看到御重儿被活埋,御重儿没有给八路军和周家丢脸,自己落到王殿臣这些人手里,肯定活不了,不要再卖地花钱了。儿媳妇已怀有身孕,如天不绝周家,会生个男孩,到时挂个匾,就写上“贤孝可封”。

1945年6月12日(农历),就在周御重牺牲的第六天上午,王殿臣假意对周天申说要送他回家,怕路上不安全,还得捆绑着,由几个兵护送。走到回郭镇西河沟时,碰到在回郭镇赶集的西侯村周姓族人周书章,周天申对周书章说:家里已经没人了,去回郭镇东庙外甥家送信,天气热,让外甥快来给自己收尸。押送的匪兵还假惺惺地说:没事,不会的。周天申大笑了几声对几个匪兵说:我这么大年龄了,会不知道回家的路,还用捆绑着送?!周书章离开没多远,就听到枪声,扭头一看,发现周天申被打死在地。

西侯村参与抢运 周御重尸体的徐海涛的孙子徐武军告诉记者:爷爷徐海涛活着时常说起,周御重被以王殿臣为首的汉奸活埋后,由匪兵看守,不准运走尸体。西侯村周家族人便拿钱到处托人,并用五十块大洋买通看守,在周御重牺牲的第三天夜里,由周金邦、周应贤、徐海通、徐海涛等人在夜色中悄悄将周御重的尸体运回,由于正是农历的六月,天气酷热,尸体已发尸变形,味道呛人,很难将麻绳解下来,加上怕被敌人发现,要连夜下葬,时间太急,只好用白布将周御重捆绑着的尸体缠裹了两层下葬了。

说起周御重这个富家子弟为何会参加革命,西侯村的周万章、周勤枝、周世灿三位已九十多岁的老人激动的打开了话匣子:周御重参加嵩山抗日义勇军,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与他的父亲周天申的教育及他们家的良好家风是有直接关联的。周天申不但在西侯村是一个开明乡绅,在附近几个村也很有影响力,每遇灾荒年,便向家境困难的百姓捐赠粮食。周世灿说,他记得事时,有一年天旱粮食欠收,过年时天申爷亲自给他家送了几十斤小麦,并说不让还了。

周天申老婆的外号“柴大脚”在当时也很有知名度的,她娘家是回郭镇柴沟村一个大户,从小就应该缠脚,但柴家女孩少,娇惯她,缠脚较晚。可当年和周天申订婚时,已是贡生的周天申提出了一个唯一要求是妻子不能缠脚,这可令正为缠脚而痛苦的柴家小姐高兴极啦,对这个亲事那是一百个满意,当即就将缠脚的裹脚布扔掉了,成了四邻八村闻名的“柴大脚”。周天申在清光绪末年开始在西侯村周家祠堂创办学校,并让自己的三个闺女淑昭、淑德、淑已都上了学,还动员是说服亲戚朋友及族人的姑娘上学读书。老大闺女周淑昭和老二闺女周淑德建国前就在灵宝一个学校任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女教师。周御重的妻子张桂芬就是在周天申创办的学校读书时和周御重相识相爱结为夫妻的,在那个时代也算是为数不多的通过自由恋爱结为夫妻,曾在四邻八村传为佳话。张桂芬这位读过几年书的女性,二十二岁那年,在怀孕五个月时丈夫为革命而牺牲,在汉奸匪兵要“斩草除根”狂吠着搜捕自己时,先后躲藏在赵城、雷坡、李家窑等村,在形势最为严峻时,曾在山洞中躲避汉奸匪兵的搜捕。由于在野外躲藏,身上被蚊虫叮咬落下的瘢痕伴随着这位坚强的女性度过了悲壮的一生。守寡几十年,历尽沧桑,含辛茹苦将丈夫唯一的遗腹子养大成人。

周御重的外甥女刘文丛曾在任教的南侯村学校校长的安排下,拿着在周御重坟墓里取出来的麻绳给全校学生讲述周御重及嵩山抗日义勇军的故事,当时的老师学生深受感动,使学生受到了一场生动的党史教育课。

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an198.com/11729.html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